优德w88
首页 头条 要闻 看优德w88 政务 社会 市州 访谈 湘企 产经 教育 银行 房产 旅游 娱乐 健康 文艺 专题 炫闻 本网专稿

长沙城最后一家自行车修理店:店主曾经“数钱数到手软”

2018年05月02日 15:21:21 来源: 长沙晚报

  “这是有三十多年历史的‘老古董’了……”记者见到冯彪奇时,他正在为一辆老凤凰牌自行车更换前后轮轴承。年过半百的他,从1984年至今,已在长沙从事自行车修理工作达35年之久。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巨变,个人的境遇也随着自行车的兴衰而起落的他,恐成长沙街边最后的自行车修理匠。

冯彪奇表示,只要还有人要修自行车,自己就不会丢掉这门老手艺。图片均为长沙晚报记者 小刘军 摄

冯彪奇表示,只要还有人要修自行车,自己就不会丢掉这门老手艺。图片均为长沙晚报记者 小刘军 摄

  过往:靠修车在长沙购房安家

  1984年10月30日,尚未成年的冯彪奇,从湘潭县射埠镇老家来到长沙当修车学徒。“家里有四兄妹,我排行老三,当时家里条件不好,只读了初二。”冯彪奇说,当年,长沙满大街都是各式自行车,修车是个吃香的行业,“我当学徒的那个店,就在老长沙饭店旁边,不过早就不存在了。”

  长沙市开福区的局关祠巷,是条狭窄的小巷,随着城市机动车辆保有量的大增,这条一度拥堵不堪的小巷如今已经改成单行线。靠着自己的勤奋和悟性,一年半后的1986年,冯彪奇在局关祠拥有了自己的修车店,这一待就是33年,再没挪过窝。

  “上世纪九十年代,是修车生意最好的时期,尤其是1996、1997这两年。”冯彪奇目睹了自行车的辉煌,以及由此带来的维修行业鼎盛时期。“打气5分钱,补胎也只要5角钱。”他回忆,当时带了好几个学徒,“一天下来,最低也有一两百块钱收入,多的时候有两三百”。“全是零钱,晚上数钱能数到手发软。”

  这家简陋的修车店,对于冯彪奇来说有着特殊的情结。在这里,他与妻子陈艳彬结婚、生子,两个儿女也是在这里长大。还靠着这家店带来的积蓄,在长沙拥有了自己的房子,成为这座城市的一员。

  现状:收费上涨数十倍仍难以为继

  随着机动车辆快速进入寻常百姓家,并逐步普及,曾经红极一时的自行车,被“打入冷宫”。冯彪奇感叹,“别说长沙,就连我老家的镇上都找不到修自行车的,都是修摩托和电动车。”

  “现在是打气2块钱、补胎10块钱,相比之下,价格是当年的40倍和20倍。”冯彪奇坦言,尽管如此,光靠修理自行车,早已难以为继,“一个月总共才修几十辆车,还不是每天都有得修”。虽然近两年兴起的共享单车,让自行车重回大众视野,“但是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改变,这些公司自己有维护人员”。他还说,“此外,现在基本上都是直接换零件或者总成,几乎没有正儿八经进行修理的,连补胎的胶水和气门芯胶管这些常用的必备品都难得买到。”

  在冯彪奇看来,修理自行车,既累又脏,还赚不到钱。他的这家修车店,每月光是门面费就要二千元,他表示,单单修车的话,连门面费都付不起。十年前,他被迫新增了诸如电动车补胎、汽车搭电瓶、配锁、管道维修等“闲杂”业务。

  “我前前后后一共带了有好几十个徒弟,早就没一个人还在干这个‘老本行’了。”言语中,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落寞和不舍,“据我了解,长沙城里,我这家修车店,是最后一家。”

  不过,让他感到安慰的是,现在还有一些“老长沙”,对老式自行车情有独钟,“还有人从最南边赶过来,慕名前来修车”。他表示,只要还有人要修自行车,自己就不会丢掉这门老手艺。 (记者 小刘军)

 

[责任编辑: 邓梦菲 ]
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277264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