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德w88
首页 头条 要闻 看优德w88 政务 社会 市州 访谈 湘企 产经 教育 银行 房产 旅游 娱乐 健康 文艺 专题 炫闻 本网专稿

米升博物馆:让米升活在有温度的文创产品里

2018年09月05日 10:13:29 来源: 华声在线

  最近《延禧攻略》、《如懿传》掀起一场后宫之战,更是在“民间”的社交网络刮起来了一股自娱自乐的风,借着这股清宫风农夫山泉联合故宫顺势推出了9款限量版的故宫瓶,康熙、雍正、乾隆和后妃们的画像,加上反差萌的文字,可以说是相当可爱了,一时间圈粉无数,未售先火。

  2016年5月11日,文化部、国家发展改革委、财政部、国家文物局《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》出台,成为博物馆文创的助推器。截至2018年上半年,国内已有超过2500家博物馆、美术馆、纪念馆围绕自己的馆藏产品进行IP开发,而故宫作为国内的“网红博物馆”,走上了“萌萌哒”的路线,不少文创产品早已“飞入寻常百姓家”,还有不少文创产品作为国礼送给多位外国首脑,成为博物馆文创产业的引领者。

  而长沙,有家全国独一无二的米升博物馆,它依托自身独具特色的藏品,丰富的馆藏数量,深厚的文化底蕴,深入人心的藏品形象,将博物馆同农业、教育、文旅、动漫等领域结合起来,打造一条完善的文创体系,形成独树一帜的“米升效应”。

  初衷,“创”新传承路子

  8月25日,2018中国IP产业年会展区人头攒动,超千个国内外知名IP参展吸引着全国各地的业内人士纷至沓来,杨杰就是其中之一,而且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光顾了。

  缘起于儿时情结,杨杰开始收藏米升,为此跋涉五湖四海,就这样十个、百个、千个直至上万个,他将收回来的米升精心清理、修复、打磨、养护、分类、整理,并建立起了一座与农耕文明息息相关的博物馆——优德w88升印轩米升博物馆。

  随着工业文明的发展,米升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野,90后、00后更是不知米升为何物。而米升博物馆也远居于长沙县,好似不问世事的隐者。难道就此成为一个历史的隐者?该如何让米升重新焕发新机?该不该做文创?“米升收藏回来只能躺在博物馆中静述历史往事,而无法融入当代生活,米升的文化价值不能更好地被挖掘和传播。”这些难题,多年来盘踞在杨杰的脑中。

  博物馆是非盈利社会组织,是公益性机构,其展览和服务是面向社会的,社会效益是第一位的。但话说回来,如果没有经济效益,何以支撑社会效益?如何突破博物馆可持续服务社会公众的瓶颈?如何让传统文化的“活化石”“活”起来?在“不失其本”的基础上,探寻出一条将传统文化元素融入现代设计、现代市场和现代生活的路子,让保护传承与文创产业发展互为促进和依托何尝不是一条好的路子?

  “如果文创是二次消费,米升博物馆是不会涉及文创的;如果把文创做成快餐文化,热闹一阵子就消失了,我是没有资格做文创的!”杨杰认为,米升博物馆的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好文物的深度解读,用深层次的文化感染观众,与大众形成更多互动。而博物馆的文创应该将传统文化的传承与传播始终作为第一要义。

  杨杰说,推进米升博物馆的文创工作首先是基于以下三个目的,一是拉近米升与人们的距离,增进米升文化与现代生活的亲近感;二是加深人们对米升文化的理解,让观众从再现的米升历史和米升精神中,去体验、去感悟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;三是扩大米升文化的传播范围,参观者把现场的真实体验叠加在文创产品上一起带出去,可以进行更好的重温、回味和分享。

部分米升文创产品一览

  “10年打磨,6年探索,3年设计,1年完善,如今,米升文创产品终于面世!”目前在杨杰的米升博物馆内,关于米升的文创产品已有景泰蓝、动漫、戒尺、一路连升同升营课程、笔筒、衣帽、移动博物馆等四五十种,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专利3项、注册商标20余个,它们植入了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,浸透着杨杰多年的心血。杨杰说,米升作为一个独有的IP品牌,将通过自主设计和研发,将米升的文创带入到寻常百姓家。

  潜心,“创”造自主品牌

  故宫博物院的院长单霁翔认为,文创产业重在“创意”,“秘笈”有三:不是简单复制藏品,要研究今天人们需要的信息和生活需求;挖掘藏品内涵,寻找与今天社会生活的对接点,用文化影响人们生活;不断追踪使用先进的科学技术手段,追寻无限远的传播能力。

  而杨杰呢,从打算做文创开始,他就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了米升文化的研究中,花费了将近六年的时间去挖掘米升的内藏价值;他还带着米升跑遍了全国多个文创博览会,去现场和名家交流,去学习先进的文创理念;更是用三年的时间去打磨设计图纸,并且请专家学者一点一点地论证、一次一次地完善。

  作为一个民间博物馆,其资源、能力都是有限的,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做深、做透一个点,才有可能在茫茫品牌中扎出来。所以,米升博物馆的文创定位一早就锁定为差异化。杨杰瞄准了景泰蓝工艺——原为舶来品,其“铜胎掐丝珐琅”这种工艺最早源自波斯,但在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艺术土壤上,也很快就融会了中华民族的传统风格,到了明代,尤其在景泰年间,掐丝珐琅的制作工艺在中国发扬光大,达到了历史上的极致,又因其以蓝色珐琅釉为主,故后世称“景泰蓝”。景泰蓝成为中国工艺美术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,在中国已有600多年历史。

  2017年12月份,杨杰带着最新的米升和设计图纸,又一次专程到访北京珐琅厂。北京珐琅厂始建于1956年1月,由42家私营珐琅厂和专为皇宫制作的造办处合并组成,是全国景泰蓝行业中唯一的一家中华老字号。2006年成为文化部指定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——景泰蓝制作技艺保护传承基地。

杨杰与中国工艺美术大师、北京市珐琅厂钟连盛交流米升文创

  杨杰参观了北京珐琅厂的设计制作车间,深入了解景泰蓝的制作流程和工艺。“景泰蓝从设计,到制胎、錾刻、掐丝、点蓝、烧活、磨光、镀金,无一不令人叹为观止。”经过与北京珐琅厂董事长衣福成的坦诚交流,基于米升博物馆丰富的民族馆藏资源,双方在创意创作上形成共鸣,在文化推广上达成共识,由此正式启动了景泰蓝米升系列文创工艺品的开发、研制。北京珐琅厂总工艺师钟连盛对景泰蓝米升文创高度重视,设计部副主任工艺大师李静亲自设计、全程指挥制作。钟连盛说:“景泰蓝米升严格按照景泰蓝传统制作流程,融入了民间米升上留下的诸多印记和元素,做工精、设计巧、创意足,虽然引用了原米升上相同的图案和线条,但呈现出的是不一样的美感。尤其是将米升文化中再融合景泰蓝传统工艺中的工匠精神,就更加显得有分量了。景泰蓝自此又多了一种特别的极具中华民族特征文化载体,可以说是相得益彰了。”

  接下来的时间里,从构思,到设计,再到制作,杨杰和匠人们倾注大量的时间和精力。景泰蓝工艺十分复杂,用紫铜做胎,在铜胎上用铜丝粘上各种图案,然后在铜丝粘成的各种形式的小格子内填上色彩,经过炼焊、打磨等工序,最后入窑烧制而成,刚从火中取出的景泰蓝颜色基本呈黑色,待其冷却后才显现出五彩缤纷的样貌。

景泰蓝米升面世

  近日,以米升为主题的景泰蓝工艺文创产品终于面世。拿到成品,杨杰爱不释手,紫铜做胎,祥云掐丝,自然表达的是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;米升腰部竖条纹相接,空白处写着“正合升”等惯用的款式,升筒上下引用原物件的图案均完美的呈现出对称的美感;升的底部通体金黄,用的是博物馆的LG,一方别致厚重的中国印,虽在底部,丝毫不影响它彰显米升的方正有序。整个“正合升”活脱脱就是一个“公平”、“诚信”、“丰收”、“富贵”、“吉祥”、“圆满”的象征。

  放在旁边的另一个景泰蓝米升同样是熠熠生辉好,清雅的图案中:一亩方塘,零星分布着几片莲叶,荷花亭亭玉立,白鹭立于竹茎,像个清高的君子。“这个‘一路连升’,将莲花、竹子、白鹭三种意象合为一体,汇连升、出淤泥而不染、刚正不阿、一飞冲天的美好品质和追求于一身,动静结合,妙不可言。”杨杰继续说道,未来景泰蓝米升系列文创产品,将根据观众的需求,作为博物馆的品牌之一精心打造,米升中所包涵的传统民间工艺如浅雕镂雕、阴刻阳刻,自创诗词歌赋,祠堂、计量、年号等款式、祖训格言等等都将通过景泰蓝的工艺一一展现出来,让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世界的传统工艺相互融合,让国之瑰宝走进百姓生活,走向世界。

  跨界,互融互“创”产业

  1+1>2,“文化+”为文创产品的开发注入了新动力。米升博物馆将米升文化本身和受众需求结合,与技术、教育、稻作文明、文旅产业等领域展开了跨界尝试,丰富了景泰蓝、3D打印、移动博物馆、抱枕、戒尺、水杯、书签等一系列有形的文创产品,创造了无形的诸如“一路连升同升营研学课程”等,结合当代的科技手段,让景泰蓝工艺和3D打印等技术为米升文化的传播和体验服务。杨杰认为,景泰蓝米升是传统文化与传统工艺技术的结合,而3D打印技术是传统文化与新技术的碰撞。未来,在米升博物馆,参观者们可以从万千个米升挑选一个最喜欢的米升,借助 3D 建模软件,以数字模型为基础,叠加上自己的创意和思想,快速打印出一个自己心仪的米升,带回家慢慢欣赏、品玩。

  与稻都融合,共建文化、旅游、教育综合性稻作文化基地。8月初,米升博物馆已与国际稻都集团签订合作协议,并定于10月隆重举行开馆仪式,目前正在紧锣密鼓的装修、陈展当中。“米升博物馆入驻国际稻都是一次全方面的升级,更是米升博物馆走向全国、甚至代表中华传统文化走出国门的一次挑战。”杨杰说,他希望米升能够影响更多的人,发挥更大的价值,将这一民营博物馆免费向公众开放,就是要打造一个集博物馆、文创、教育、旅游、文化交流于一体,为实现乡村振兴战略提供一个富有民族特色的公共文化服务平台。

“一路连升”同升营第4期开营仪式

  与教育融合,将“一路连升”同升营打造成精品研学体验课程。米升博物馆联合城头山国家遗址博物馆、隆平杂交水稻博物馆,与长沙县一中开展的馆校合作,目前已经举办多期,受到众多师生家长和教育机构的认可和支持。这种联动,一是希望通过研学团队真实的体验,触动孩子们的心灵,给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带来积极的影响;从另一个角度看,也是米升博物馆践行区域跨界、文化跨界、行业跨界的探索。

移动博物馆模拟图

  与文旅融合,移动博物馆升级展览体验。未来,移动博物馆将成为米升博物馆文创的特色,也是今后主打的一个项目。让米升进社区、进校区、进景区,在全国的街头巷尾,大小景区和各大校园,能够见到千年米升,闻到千年米香。

  与动漫融合,塑造米升爆款IP。目前米升博物馆已自主制作了“米升与人的一生”等多个动漫产品,颇受参观者好评。“原创IP的大火,动漫文化崛起,传统文化焕发新生,为即将到来的文创风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让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社会的创意融合,有了良好的开端。”杨杰说,今年的IP产业年会,动漫文创是一个亮点,未来米升博物将会在动漫方面倾注更多心力,打造更多动漫产品。

  “有形的文创满足功能需求,让参观者可以将实物的米升带回家;无形的文创,满足精神需求,让参观者可以将米升故事记在心里,将米升文化注入心底;有形加无形,才是博物馆发展文创的正确之路。”杨杰说道。

  传播,共襄文化“创”举

  “文创产品最终还是要服务于文化的传播,起到推动文化宣传的作用。”杨杰认为,文创品最终的落脚点还是在于文化,如何用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方式,传达传统文化的价值是值得米升博物馆思考的。

  优秀传统文化资源是文化自信的源泉。“空空一竹量天下,代代千秋咏太平”,这是杨杰创作的一副对联。米升,容器也,于世千年,在历史的浪潮中,隐为一个记忆文化的符号。究其历史,上起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晚期的炎帝神农氏时,下至可以到明清和民国,时空跨度大,殊为独特。她承载了中国农业社会几乎全部的信息,大到政治、军事、经济、文化,小到民风民俗、柴米油盐。世人之价值观、道德观,无不浓缩其中,可以说,米升与中华民族的生存发展息息相连。

  “抚摸米升斑驳的花纹,可以真切感受到,历史如此厚重,文化如此灿烂,保护和传承是我们必须扛起的担当,我们要当好传统的守护者、传承人,让历史文脉在发展中永葆生机和活力。”杨杰说,米升的文创产品,不仅仅是艺术载体,更是一种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的复活,是根植文化,彰显民族自信的载体。

  升平盛世,“大家都好,世界才能更美好。”3年多来,逐渐向纵深推进的“一带一路”建设,以扎实的努力践行着“和平合作、开放包容、互学互鉴、互利共赢”的丝路精神。杨杰说,米升文创承载中华传统文化,依托景泰蓝工艺,带着美好的祝福,希望积极参与到“一带一路”等国际文化交流,服务于社会,服务于文化,服务于世界,彰显中华民族文化自信。

  有理由相信,随着新文创深入人心,一定会带动更多流失的珍贵文物重现光彩,在与现代文明的融合中树立起新的文化自信,从而为实现伟大中国梦注入强大动力。(记者喻亮 何婷 瞿建波)

[责任编辑: 邵一婵 ]
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81123382266